红炜:光伏产业发展考问中国改革

时间:2019-10-05 17:35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不久前能源局公布的前9个月光伏电站安装量仅为4GW,距离今年14GW的规划目标相去甚远,很是不给能源局面子。虽然年底会有习惯性的抢装潮,完成规划目标恐怕几无可能。

   这一结果耐人寻味,因为无论是纵向还是横向比较都难合常规。

   纵向比较,无论是从中国经济的发展习惯还是从光伏产业的发展习惯的角度都会让人觉得很不习惯。过去50年中国经济的发展习惯从来是超额完成任务,不怕指标高,就怕指标不高,“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过去10年全球光伏产业的发展习惯从来也是实际结果总走在计划的前面,光伏电站年度安装量的增长数字跌破眼镜的事儿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可是2014年的中国光伏电站安装数字却大大低于计划数字。

   横向比较,与市场化成熟国家的应有反应大相径庭。如果把政策力度与市场结果看做一对函数的话,在美国、德国、日本等市场化成熟国家,当自变量的政策力度强时,因变量的光伏市场走强;在中国,当自变量的政策力度强时,因变量的光伏市场却未能达到应有的强。总而言之,2014年的中国光伏电站安装结果,使得应当的事儿变得不应当了。

问题出在哪儿了?

   问题很多,有说融资不支持,有说电网不配合,也有说标准不到位,但谁也不会说国家政策力度不够,如果有人说了,光伏产业的人大多会跟他急。

   光伏产业是非完全市场化产业,决定这个产业兴衰的是政策和市场两大要素。现在市场结果不好,自然要考问两大要素。

   先说政策要素,以国务院《关于促进光伏产业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为基础,从国家到省再到市各级光伏政策不断,上到国务院常务工作会议,下到能源局不同侧面的调研、专题会议,中国光伏产业政策之强大无人能及。

   后说市场要素,从需求看,2014年全球光伏电站安装量再创新高应无悬念,中国计划14GW的安装量更是全球第一;从供给看,中国光伏加工全产业链全球第一,中国光伏产品占据全球60%市场份额已成稳定格局。中国光伏市场的需求和供给能力之强大无人能及。

   问题不在两大要素不健康,问题在于支持两大要素的基础——产业环境不成熟,深层次、制度性的障碍才是制约中国光伏产业健康发展的关键所在。

   到9月底,分布式光伏电站的安装量是1.34GW,与8GW的计划数字相去甚远,分布式已经成为拖累完成年度计划的最大分子数。究其原因,老红年初时说过,多元风险与有限收益不成比例是影响分布式光伏发展的关键。多元风险包括:房屋的使用年限风险、房屋的资产风险、房屋使用者的经营和信用风险、并网限电的风险、补贴电价收取风险等。这些风险已经不是也不应该是政策能够解决的,而是法律和制度才能解决的,它事关国家新一届领导人力推的制度改革。

   产业在一国之发展离不开一国之制度基础,光伏产业在中国的发展离不开中国的制度基础,中国光伏产业的一些问题已经到了要靠制度的进步来解决,中国光伏产业的发展在考问中国的改革。

(红炜)